这个世界 我来过(组图)

来源:重庆时报|时报网 作者:记者 于洋 摄影 陈浮 字号:T|T 时间:2013年3月21日 已有人浏览


石柱县王场乡,罗继华的老家如今由小云的幺爷爷代看着


石柱石溪村,罗继华给民警指认掩埋女儿的地方 资料图

哼!5岁生日那天

爸爸专门给我打了电话!

还让爷爷给我买叶儿粑!

2012年,小云5岁。这个年龄,同村的很多小伙伴都背着小书包上了幼儿园,小云仍然是一个“野孩子”。每天吃了三顿饭之后,便到村公路边和其他小伙伴玩耍。

2012年6月16号是小云5岁的生日。这天上午,罗继华打通了小云幺爷爷的电话,本来想叫小云接电话,给女儿说声生日快乐,但因为小云外出玩耍去了,没能和爸爸通上电话。

听说儿子打来电话了,小云的爷爷连忙从地里跑回去接电话。罗继华在电话里给父亲说,小云的生日到了,小云最喜欢吃叶儿粑,叫爷爷去镇上给小云买点,爷爷说,因为罗继华没有寄钱回来,他没有钱。那天的通话不太愉快,爷爷和罗继华没有说几句就挂了,为小云买叶儿粑的事情,也没有兑现。

我爱看《喜羊羊》

还和爷爷抢遥控器

我可喜欢看书了,虽然没书可读

小云爱看《喜羊羊》。有时候,她会打开家里的旧电视,守在电视机前面,津津有味地看着《喜羊羊》。爷爷要是想看看其他节目,小家伙会把摇控器抢在自己的手里,藏起来,不让爷爷换台。爷爷便不再管她,独自到院子里闲坐。

村子里和小云一起成长的小朋友都上了幼儿园,有时只有下午放学之后,小云才能和他们一起玩耍。小云慢慢发现,这些小朋友和自己有了一些不同之处,他们背着小书包,小书包里有书本,还会趴在板凳上写数。

一次,她在村公路边捡到了一本《学校生活中的道德规范》,拿回了家里,坐在家里翻看起来,虽然她认不得上面的一个字,但她还是很兴奋,像捡到宝贝一样。幺爷爷看到小云翻书的样子,便笑着说,“你连一二三四都认不到,还看得懂书啊?”小云瞪大了眼睛,没有说话,把书紧紧地捏在手里。

后来,小云又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一本《语文第十二册学习指导》,尽管已经撕去了大半,但小云经常拿在手里翻。仿佛在这时,小云也找到了和其他小朋友一样的感觉。

幺爷爷有一次还看到,小云拿着这本书,一边跑出去找小伙伴,还一边“唱山歌”,唱的什么内容,没有一句听得懂。看到这一幕,幺爷爷心里酸酸的。

我有妹妹了

爸爸不回来看我了……

2012年年底,罗继华的妻子王某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。罗继华成了两个女儿的父亲,大女儿小云在老家,小女儿和妻子和他一起在湖北生活。显然,罗继华的担子更沉了。

2013年春节,罗继华没有回去,小云没有见到爸爸。

不过,这个春节小云还是很开心,远房表姑给小云买了一件牛奶。小云吃了一盒,也许是吃不惯,没有再吃,那件牛奶到现在还放在爷爷的床头,爷爷偶尔吃一盒。

爸爸,别打我了

爸爸,我要喝水……

(我们实在不忍,展示这期间的太多细节)

今年正月初六,爷爷给罗继华打了个电话,说小云越来越大,他管不了了,要儿子把小云带到湖北去上幼儿园。罗继华考虑到女儿也确实到了读书的年龄,便答应了。其实,爷爷和幺爷爷还有一个很朴实的想法,“小妹仔出去读几年书,以后长大了,挣钱了,也可以给家里的老的拿两个钱。”

2月18号,正好有一个老乡去湖北荆州市打工,罗继华便委托他把小云带到了身边——荆州市沙区立新镇。

2月20号,才去了两天,爷爷便接到了罗继华打来的电话,说小云太难管了,一天到晚跑出去耍,他管不了。爷爷说,就是以前没有人管她,她才这样调皮,现在正好弄到老汉身边,好好管教一下。

3月2号、3号和5号,因为小云不听话,经常出去玩,爸爸多次对她动手。

据事后罗继华向当地警方交代,3月3号,他用一根小树枝打了小云身体多处,直到打断树枝。

3月4号,小云的后脑勺被打出两道口子,继母王某带小云到诊所缝合后带回了家。

3月5号,因为小云又出去玩耍,再次被爸爸罗继华用铁制衣架和工地上用来做跳板的厚竹片殴打,直到竹片被打断,并罚站。

当天晚上,小云便不行了,躺在床上喊了句“爸爸,我要喝水”后,便不省人事。罗继华这才慌了,连忙把她送到荆州二医院,但送到时,小云已停止了呼吸。

这距离小云来到爸爸身边,仅仅15天。

当天晚上,罗继华连夜抱走女儿的尸体,租了一辆车子,运回了石柱老家,在一个山坡上草草掩埋掉女儿。

3月7号,当时警方在调查走访时,接到当地村民反映小云死得离奇,遂对罗继华夫妇展开侦查。罗继华先是说女儿小云不小心摔死的,但在证据面前,最后承认了自己打死女儿的事实。

3月10号,湖北警方押着罗继华赶到石柱石溪村指认埋尸现场时,爷爷才知道真相,之前,他也以为孙女是摔死的。这个60岁的老人,一下子昏到在老屋前。

当天下午,法医验尸后,罗继华在被押回湖北前,给了老父亲1000元钱,叫老父亲给小云买一身新衣服,买一副棺木,重新安埋小云。

悲剧背后的坎坷命运

罗继华其实也有一段坎坷的命运。1985年,罗继华在石柱老家一间木屋里出生,母亲是改嫁后生的他。由于家里贫困,罗继华只上了小学。18岁那年,罗继华外出到湖北打工,跟同村的人学习泥水匠手艺。

罗继华的妻子王某说,罗继华对她还不错,但经常为经济问题发生争吵,他的脾气不好,其他方面还不错。

罗继华对于女儿,有悔恨也有“委屈”:别人都在打孩子,唯独我把孩子打死了。“我太对不起女儿了,如果有来世,我一定不会这样对待她。”在看守所,罗继华说,连弥补女儿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不管他的悔恨,是真心也好,是苍白也好,女儿是永远回不来了。3月10号,按村里的风俗,小云穿上了爸爸最后送给她的新衣服、新裤子、新鞋子,入殓在一口新棺木里,重新埋葬。

小云天天玩耍的那条公路下面的一个山沟里,成了小云最后的归处。

记者手记:

小云出生1岁多,便成了一个留守儿童,而带她的爷爷也是农村留守老人——5年来,罗继华只回过一次老家。

爷爷和幺爷爷,是陪伴小云时间最长的两个亲人。因为是隔代抚养,家里的老人除了一日三餐,基本谈不上对小云的教育。老人说,他们多次打电话给罗继华,要儿子把小云弄回自己身边去带,但重新组建了家庭的罗继华,因为各种原因,一直没有把女儿接到自己身边。

5岁多的小云还没坐过课堂里的小板凳,更没体会过父母怀里的温暖,而是在四处漏风的爷爷家里,了解她所看到的世界,不知道她幼小的心里是否有太多的渴望和遗憾,而送走了孙女的爷爷又该如何面对这支离破碎的家庭,他又将如何度过残缺的晚年?

免责声明:重庆时报网竭力提供准确而可靠的资讯,惟不保证绝对无误,资讯如有错漏而令你蒙受损失(不论是否与侵权行为、订立契约或其他方面有关),本公司概不负责。同时,重庆时报网所提供之投资分析技巧与建议,只可作为参考之用,并不构成要约、招揽、邀请、诱使、任何不论种类或形式之申述或订立任何建议及推荐,读者务请运用个人独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资决定,如因相关建议招致损失,概与重庆时报网、编辑及记者无关。同时重庆时报网所发刊的署名及╱或不署名文章,相关内容属作者个人意见,并不代表重庆时报网立场。

活动专题

时报网人气活动

便民推荐

重庆时报便民服务
网站首页 | 新闻频道 | 活动频道 | 便民信息

关注重庆新闻,心系重庆民生,仅在重庆时报网
E-mail:sbw_huodong@163.com
渝ICP备08000629号-6 电话:023-62326018
地址:重庆市南岸区南城大道249号 重庆时报社
重庆时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